您好,三合!

by 居玉良 孙伟

“您好,请问XXX家是这儿吧?”

老乡真诚地看着我们。

“我是说,这是XXX家吧,我们来他家看看,但是现在他不在家,您知道他干嘛去了吗?”

老乡依旧很真诚地望着我们。

“我们是老师,是XXX的班主任,我们来看看他在家的学习情况。”我们俩连说带比划,老乡总算是说话了。

“我听不懂你们说话。”

好吧,您又战胜了我们。

“三合小学?三合小学您知道吗?我俩是学校的老师……”

“哦,三合老师啊,老师你好……”

1

01.生活情况

我们在这个名叫三合小学的学校已经静静地度过了3个月了,我们和老乡之间对话就是这样的。其实我们也想了解得更多些,谈谈天气,谈谈生活,但是我们的谈话就是“我们是三合(huo一声)的老师,三合小学”,还夹杂着半生不熟的当地的方言。其他的交流变成了,我看看孙老师,他也望望我,彼此一脸的无辜:“哦,您先忙着,我们回去还有事呢!”

不得不说,这样的情况下,我们的生活被局限在了校园里,一栋教学楼,一栋宿舍楼,还有两栋楼之间的空地形成的天然操场。这片空地,羽毛球能从这边打到那边,羽毛球也是我们唯一的运动了,球是同学们自制的。

这片场地十分受欢迎,有抢场地的,有甘愿当裁判的,有围观的计分的,场面不大但却很热闹。在这里可以大声地喊叫,喊出一天消极的心情;在这里可以尽情的挥洒汗水,让那些阴霾统统被洗刷干净;在这里可以呐喊,以打破这份寂静,证明我们不是孤孤单单地在这山头,还有回音能陪着我们……

希望,这不会成为一个个的缩影,而是快乐的无限延伸。

好吧,又到了絮叨的时刻了。

哭诉:“我两命苦,五行缺土。山体滑坡,下山被堵。”

由于这边的岩石比较疏松,植被覆盖也不是很多,阴雨天之后很容易出现滑坡、泥石流等地质灾害。我们学校每个月也都会强调一遍的。这一次泥石流它流得太多太多了,或许加上处理的不及时。反正我俩从十一长假就再也没有下过山了。本来打算一起出去玩耍一下,还被抱怨不愿出来,“想出来,想什么方法都能出来。“好吧,我想从山上咕噜下去,可还有这么多的树呢?这可咋整,我的天!就呆着吧,天不是很蓝吗?云也足够的白,这里有青山绿水蓝天白云,还要什么自行车呢?不,我们要土豆!快要下山前两天,一颗小白菜,我们还得跟校长一人一半地分着吃呢!别说白菜了,要是那时候能有那么几个土豆也心满意足了。

2

3

4

5

没放假还好,放了假剩下的就只是安静了。安静总是在周末显得尤为得明显,安静得连风声、宿舍楼下流着发丝般轻柔的水流声也听得清清楚楚。坐在教室门前的太阳底下,感受到的大自然馈赠来的阳光却也是那么一丝丝一缕缕,不是那么的热烈,是因为只有两个人吗,才不必要那么大方?太阳不眷顾我们,那夜晚总归会怜悯我们些吧。夜晚却似乎每天来得都很迟,以至于白天的日光总是无情地鞭挞着我们两个“无所事事”的年轻小伙子。时间总在这个时候过得最慢,在那个时刻所有的画面好像都被慢放到了16倍—看得见风中夹杂的细小沙粒,看得清太阳光照过来,那束光线中光阴的漂移,看得清秒针跳动之间,针尖本身微小的颤动,我们就像那向日葵盼望着太阳那样,希望时间的脚步它早点往返。白天盼太阳,晚上盼月亮。两个小伙子成功地在山上赏了两个月的月亮,即便没有月亮,我们还可以看看星星,我们都喜欢夜空。那没有星星呢?我们就等着山的那边最后一道红霞的消失。阴天了,那好吧,那就这样吧。还好,是因为要可伶我们吗?你才要把夜晚的夜空点缀如此美丽。让两个小伙在月明星浓的夜空下畅谈他们大学时期风趣的事情,然后哈哈大笑。也是在这样的环境下,时常听到两声不约而同的“唉…….”。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们也许都有着美好的回忆吧,只是现在那些已经成为了过去,留在了岁月里,刻下一道道深深浅浅的痕迹,只能在这样的月夜里讲给一些懂我们的人听吧。在这里,我们的时间多了,想得多了,能做的却是很少。大脑活跃着的那些思想,只能靠一行行密密麻麻的黑色小字一点一点慢慢填补上的。然而,我们却不能想得过多,因为那些沉甸甸的想法,在这里放不下。

6

想想生活,柴米油盐酱醋茶。对于两个不怎么糙的糙汉子,这绝对是世纪的难题。我们经常会有这样对话:

“吃点什么呢?”

“吃点什么呢?”

“煮面条吧……”

“又煮面条!清水面条?加两鸡蛋?”

“加方便面调料吗?”

O(∩_∩)O哈!……

嗯,一锅面条出锅了,一人一半,这是原则。吃完后习惯性的状态就是,坐着,歇着,一顿饭,大半把面条,煮着吃,而且没有汤。这成了当地老师的谈资,不管在哪吃饭,这事是必须要提起的。土豆也变成了我俩又爱又恨的必需品,以前每天都吃,腻得慌,但现在我们还是很想念的。这里除了干菜,我们没有其他的选择了,家里托人送来的肉没舍得吃,放冰箱里,可咋还坏了呢?好吧,人品有问题。

02.班级情况

近来,我俩的谈话不像以前的那么得调皮了,话题的主题永远都是“我们班……”,犹如一个经年的老教师,总是在抱怨自己班级的糟糕情况。我们俩的谈话也渐渐地变少了,缺少了刚来时的新鲜感,却多了肩负两个班级的责任感。有了责任,也就有了更大的干劲,补基础,望提高,忙得不亦乐乎,最终的结果却让我们欲哭无泪,对此,我们只能说是“太心急”,也确实是操之过急,完全没有考虑到孩子们的理解能力和接受能力,想到这里我们放弃了给他们制定的拔高计划,那就从基础抓起吧,然而仅仅是数学上的一个考较计算的测试,就着实地给我们泼了一大盆的冷水,三年级的学生10以内的加法,都让他们算出了化学反应的味道来了。我们三年级数手指头数不明白的还有5人,这真的是一件很头疼的事情。真的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么一种情况,一个脑袋十个大啊。

7

好在,班级建设之中还是取得了一些小小的成绩的。二、三年级的自习纪律是完全可以放心的;每天早晨大家交完作业后,能够主动读一读课文,读读重点知识点,读读生字词。作业,没交的能记得跟你说一声:“老师,我数学没写完,什么什么原因”,因为交作业这样的事情,真的是难坏了我们俩了。听他们的理由,我有些不能理解:“我爸爸妈妈不在家,我住在奶奶家,回家后奶奶她不让我写作业”,这是不在父母身边得不到正确的教育方式的;“我家里的人不会管我”,这大概是许孩子多,顾不过来,或者说只把上学这件事完全交给老师一个人管:“我回家,我还得烧猪食,我还得做饭,没时间写……”,对于这类的原因我也不知道该如何去解决,难道你不让他去做饭,不让他去喂猪吗?家离学校近的学生屈指可数,回家走路有的还要翻山越岭,也得一到三个小时不等,我不能也没有其他的理由阻止他回家做家务。可是,谁来对他的学习负责呢?有时,我们就在想,孩子对家里有责任,家里面就不能对自己的孩子的学习多一点重视度吗?老师不是万能的,还是需要家长的帮助的,孩子也是需要家长们在旁边的督促与鼓励的。我们需要共同的努力才能改变眼前的一切,而不是让本来拿起纸和笔的孩子,在每天回来丢下课本,去成为一个做家务的机器。

03.教育设施

憋了很久的冷,藏不住内将要怒吼的寒,化作一夜的白肆无忌惮地飘啊飘,飘白了枝头,压弯了树干;飘啊飘,飘白了学校和山村,将它们点缀成一张张素描画;飘啊飘,盖满了上学的小路,并在上面印上了一串串调皮的脚印。宿舍楼后面几棵白菜也蒙上了一层纱,默默掩了半张脸,羞答答地任由寒风从身边掠过。就连那山坡上的小果子也都悄悄地戴上了一顶顶白色的小帽子,那红通通的小脸,散发出无比的喜悦。此刻,我们迎来了三合小学的第一场雪,这场雪也激活了孩童们天性里爱玩爱闹的因子,他们一起肆无忌惮地挥洒着他们的汗水,展露那逝去已久的笑,迈开了尘封了整个雨季,张开了生锈的双臂,追赶着快乐,拥抱着孩童时的美好时光。雪地中,他们的童年似乎被送了回来,环绕着整个校园的欢笑声经久不息。兴许是这座校园太久没有过这样的欢乐,或许是空间显得太大,而这些都是回声?这才是他们本应有的状态吧!感谢,这样的白,洗涤了封存的灵魂;感谢,这样的白,描绘了一幅山间嬉雪图;感谢,这样的白,让绚丽的童真得以显现;感谢,这样的白,让我们一起回到了童年。

8

9

10

很想让这样的快乐时光就这样永远地定格,上课的铃声啊,你怎么总是那么准时,就不能忍一会再发出那刺耳的响动,让这快乐多停留在他们脸颊上一会儿吗?回到教室,风依然会从没有玻璃的窗户那狠狠地往里灌,看着孩子们在瑟瑟地发抖,我们也在抖。运动会产生热,那我们就在屋里面跑一会吧。就这样,我们又进入了正常的上课中。中心学校来人视察,我俩把这个情况也反映过了,却连个反应也没有。就算我俩在这里表现得很差,只是对学校基础设施方面提那么一点点点建议,好歹也请做个表示好吗?好吧,我们自己来弄,我和孙老师找来了包装箱、钳子、铁丝,花了两个多小时总算是把四扇窗户都挡上了。还好,这都没有白费,第二天感觉不错,毕竟不往里使劲地进风了。

11

12

13

还要感谢联盟能够及时地把那130个暖水杯和热水器送到,下雪的当天我们就可以把这些物资及时地送到学生的手里,再给他们灌上满满的热水真的很暖和,这既解决了暖手的问题,又解决了喝水的问题,他们以前渴了就直接喝那从山上引下来的水,他们一直都吃这个水,先不说消没消毒,那水很凉很凉,就那么直接嘴对着水龙头咕咚咕咚就是喝啊,想想那水到胃里面是什么样的感觉?夏天还好,可现在是什么样的天气?现在好了,有了杯子和热水器,终于远离了寒冷的二次侵袭。只可惜电暖炉在教室使用不了,功率太大,要不然会更好一些。

14

还有就是那个一直没有建成的食堂,看着他们不管刮风还是下雨都是这样吃着冷饭,想想都心酸。

15

04.教育问题

我们的老师一共有5位,目前有两位都在休产假,剩下三个本地老师加上我们俩个要教六个年级,虽然每个年级只有一个班,但这样的师资却有些过于单薄了,若是中心小学那边通知说要做什么表格之类的,那就是一件可悲的事情了。我们这边的老师勉强能做一下,本地老师就是有些太过于勉强了。打字倒还能打,就是眼睛一边找,一只手指按着键盘:“哎呦,刚才还在那里的字母呢?”然后,两只眼睛从左到右一顿扫射,有时候为了赶几个表格,大家得做到凌晨,想象一下,如果我俩不帮忙的话,那得做到几时?恰巧这样的表格经常让做,一做表格就是耽误半天是最少的了。本来就没有老师,表格一来就缺人上课,难呢!早些时候,我们和学校的高主任讨论了一次“当前老师数量放在第一位,还是质量放在第一位”的问题,我说如果像我们班之前那些老师,拼音都没教明白,学生们会读的不会写、会写的不会拼、会拼的声调不会标,那教过和没教过没多大区别啊,但是想想,如果一个老师都没有,那岂不是更让人觉得悲哀呢?暂且不提学校老师的质量问题,只有每个学校都能有足够数量的老师,那才能有能力再追求更高一层的东西吧,比如说“教学质量、教学态度、教学方法等”,不管如何态度首先要端正。后来又谈到,教师的社会地位,教育环境等等,我们接触的还是太少,只感觉它的现状是这么回事,但却不是这么简单能说清楚的。

是啊,我们毕竟还年轻。本来想要一份教育大纲,来作为一下参考,结果中心校来的人给的答复是:“你们买一些教辅,参考一下就行了,有的书上写得太复杂,你们看着来,我们那边的老师也都是这样的。”(⊙o⊙)哦,好吧,素质教育之下的课本可不是那么简单,考试的时候该有的内容一点不会少,我们不知道该讲多少啊?我们不是经年的老教师,看法懵懂,现在来顶正式老师的位置,我们是需要帮助的。

 

娱乐上,我们在这里和童鞋们玩的都很好,孙老师教过六年级,四年级,遇到难题了,我的班和他的班会换着上。我们对大家很快熟识起来也因为人不多吧,一个学校才127人,大家都能玩到一起没有多大的隔阂。有时,这个学生要让你去他家,有时那个让你去他家,真的很感谢他们。我们不知道带给了他们什么,给了多少,但是我们从他们身上获得的那些纯真的快乐却是源源不断的。三年级我看得比较严,他们跟我有一些距离,二年级因为我一直都很宠着,结果莫名其妙的多了三个“小闺女”,每天左手拉一个,右手拉一个;要不然背上背一个,怀里抱一个;他们有时候会玩笑的说:“你也找一个喜欢的,找一个漂亮的,让她给你生一个毛娃娃。”我只好说:“我没好好上学读书,回家还得放好多好多的羊,先挣钱才行。”有一次,二闺女生病了,肚子疼得厉害,头上冒冷汗。我领她去看了医生,开了药。回来后,我让她躺在我的床铺上,并打开电热毯,被子盖好,用电脑给她放葫芦娃看,还喂她水喝,打开包装把仙贝掰成小块,好让她缓解一下口中的而苦味。那时候,我坐在床边和她一起看动画片,自己仿佛就是他的爸爸一样,父爱泛滥了,突然间也想有这么一个乖巧的孩子。

如果不谈到学习,他们每一个都很好,都很可爱。但是在学习上,真的是难啊,教了不会,不会还不听,听了还不记,记了还不看,看了也不练,练了还写不出来。他们是听话,但是结果不是我们所想的那样,一道题能讲4遍、5遍,即使用不同的方法,不会的还是不会。他们不会去想,不会去思考,更不懂得研究。也许在他们的眼中,老师就是万能的,我们学不会都是老师没教好,也不排除这个原因。一部分学生是这个心理,很多的家长也是这个心理,教好教坏都是你老师的事情。我俩想开家长会,校长如实地跟我们说:“开家长会有大半的家长都不会来。”但是,为了那几个相对好点的学生开一次也是可以的,即使作用不大,在一定程度上家长还是会多注意一下孩子的学习的。看来,这里的教育不单单是孩子,家长同样也是得好好上上课才行啊。

 

这里的课程即将结束,归期也即将到来,离别之情油然而生。不伤感了,在山上还是要说,山上山下,虽然只差了一个字那却是两个世界,对于下一届的人,我们的忠告是,如果你的学校是在山上,记住一定要带些保暖的用品,切记,切记。(别看我们穿得多,那是全部家当了)!